心情短语
当前位置: 心情网 > 心情日志 >

军营往事故乡的奶奶 作者 山东孤岛采油厂解瑞

时间:2018-06-11 03:50来源:xinqingw.com 作者:不爱你了 点击:

  军营往事故乡的奶奶

  作者 山东孤岛采油厂解瑞你可能要问写军营往事怎会写到故乡,又怎会写到故乡的奶奶呢?既说到故乡那就先谈一谈何谓故乡。故乡我自认为,或出生之地或是从前生长之地,或是亲人居住之地,或祖先故去之地。

  “故乡”是指出生或长期生活过的地方;“家乡”是自家世代居住的地方。但是“家乡”与“故乡”绝对不是一回事。“故乡”指出生或长期居住过的地方,现在已经不住在那里了;“家乡”则指现在可能仍住在那里。“故”就是指从前、过去,所以“故乡”一定不是指现在住的地方。

  我们施工部队驻地在徐州南郊翟山,华北石油管道局,管道二公司的一所技工学校内。每天施工收工回驻地,每当看到学校校门口两侧的铭牌时,就会感到特别的亲切。左侧华北石油管道局七个大字,有时会让我看成,胜利石油管理局。右侧的管道二公司技校,会让我想像成油建二公司技校。我的第二故乡当年的全称,胜利石油管理局油建二公司滨北农场。

   晚饭后无事和河北兵朱海峰两人一块在校园内蹓弯,看到校园门卫岗的半掩着,传出电视的声音。我们上前伸头往里瞧了一眼。

   “来来来来当兵的快进来,没事唠唠嗑。”东北口音我一听就是东北口音。天南地北五湖四海的油田人,我自小五岁随父母到油田,油田 人尤其油二代自小在加杂着,全国各地的各种方言的环境下长大,基本可以做到只要对方一张嘴,就大体可以判断对方是哪个省的人。不说是百分之百的对,也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。

   见对方如此热情,我和朱海峰两人就走进屋内,房间不大正对门一张单人床,床上铺着凉席,床中间坐着看上去,年龄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,精瘦的脸庞一半的花白的头发。

   “快坐下这茶刚沏好,喝茶别客气。”我和朱海峰两人各找了个板凳坐好。“师傅听口音您老家是东北的吧?” “还是我们东北口音好辨别一听就能听出来,老家黑龙江加格达奇。”

   “师傅抽烟,”我忙上前递烟。“你们这烟我不抽,劲太小我抽我们老家的关东烟。”说完竞从床铺的凉席下,拿出了一根尺把长的旱烟枪来,从烟袋里装上烟叶点上了火。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,这老旱烟的味就是比卷烟味大。边抽着烟喝着茶边打开了话茬。

  “师傅年纪不是很大,怎么喜欢吸着乡下老头们吸的旱烟。”朱海峰问道。“小兄弟啊你不知道,这烟有我们家乡的味道,我好多年没有回过老家了,这还是今年有老乡回老家时给捎来的,我从小十几岁就跟父亲在老家加格达奇的煤矿背煤,然后跟你们一样参军入伍当了八年铁道兵,复员转业开始在大庆油田,后来国家成立管道局又调到管道局,一开始在河北廊坊管道一公司。

  “河北廊坊你在廊坊呆过,我家就是那的。”朱海峰插嘴到。“

  “最后这不又调到江苏徐州管道二公司,离开家也快三十年了,几千里路太远了回趟家也不容易,工作也忙五六年也回不去一次。”

  “父母亲在老家都还好吧?”我忍不住插嘴道。

  “唉!父亲早年在煤矿中背煤累出一身病,前几年就过世了,家中还有老母亲一人,年世已高你叫她到我这里来吧,故土难离现由妹妹赡养。我也就是有时给往家里邮点钱去”话音还未落只见那看门人很很的抽了口旱烟,透过那呛人的烟雾,我看到那看门人的眼里竞有泪光闪动。“哎!我跟你们说这些干什么,来来喝茶,拉点高兴的事。”

  “你老家是什么地方的。”

  “这怎么说呢?要说我老家,就离这不远,也就百十公里山东临沂,临沂南边紧靠江苏省,说话口音,风俗习惯和这边徐州人都差不多。”

  “ 这么近为何不回去看一看。”“这老家也只有奶奶一人。”“啊那你父母亲呢?”我话刚说一半,这看门人就急切的问到。

  “我父亲也和你一样早年当兵,然后复员转业现在胜利油田工作,我是从那里参军入伍。”

  “那现在你这等于是有两个故乡了。”朱海峰忍不住在旁边插嘴到。

   是的这真正的故乡就近在呎尺,故乡奶奶已近九十高龄,而我当年就在此地施工,我也未能回去看奶奶一眼,这是一九九二年。

   三年后的一九九五年奶奶去世,我正好从部队退伍刚参加工作,我没能回去……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