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短语
当前位置: 心情网 > 心情日志 >

老妈——你不懂得表达“爱”!

时间:2018-06-11 17:22来源:xinqingw.com 作者:不爱你了 点击:

  不善言表的老妈,从不严责自己的孩子,从不和孩子细心长谈。母子间的交流,几句话了了而已,更多的时候,一个动作,一个神态就,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给对方。我也没有和母亲多交流的想法,因为父亲更善于表达,也更乐于交流,似乎在这个家庭里,母亲就是配角,只管照顾着这个大家庭,尽自己的一份力,尽自己的一份责。

  父亲是家庭的主角,对于他说的话,老妈从未反对,甘心情愿地服从着。配角的角色,在老妈心中早已根深蒂固。

  每天早晨醒来,老妈总是做好早饭,然后忙别的活去了。等待着我们吃完,来收拾,从未多说一句话。在晨露和夕阳的陪伴,重复着每天的日子。

  我难免有忘带雨伞的时候,当大雨滂沱而下,布满整个天际的时候,对于我而言,决没有半点奢望——老妈是绝对不会来送伞的。当别人的父母在大雨中,将孩子一个一个接走的时候,一朵一朵小花,依偎着自己的父母,渐渐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,我的心竟然特别的坦然,因为没有奢求。我只是盼着雨小点儿,再小点儿,或早点停止,可以早点儿回家。

  有时候教室里做完作业,雨还在一直下,教室里仅有的不多的孩子,我讨厌自己的老妈,甚至带有一丝恨意,鼻子不由自主地酸酸的。这雨在别人那儿不再是冰冷,而是带有暖意。可自己呢?只是“凄凉”,一丝孤单。没有办法,只好靠着别人的肩膀,赶回家。当头上,身上全是湿漉漉的回到家,老妈看到我只是说了一句,以后下雨没有伞就在学校等,你爸会来接的。她顺带着把毛巾递给了我,然后自顾自己了。我鼻子一热,眼泪滚下来,还好,顺着雨水一起擦掉,不能让她看到我的泪。

  老妈真的没有送过伞吗?在我的记忆里是绝对没有的。不,有,有一次……

  那天也是这样一个雨天,也是快放学的时候,我和往常一样,真准备收拾学包,打算和风子一起拼伞回家,一个熟悉在身影出现在我在视线中。

   这身影是那样熟悉?

  “老妈?那是老妈吗?”我揉揉眼睛,那粗短在身材,胖胖的,那就是老妈。我激动得不得了,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,我想哭,但勇敢者是不会让眼泪流下来的。

  老妈走近我。“妈,你给我送伞来呀!”我曾经埋怨过她,但她今天还是来了,这比什么都高兴。

  “嗯,强子。”老妈递过一把雨伞给了我,“强子,海子在哪儿?”

  “妈,三年级往前走,转个弯第一间就是。”我的心是莫名难受。我知道妈妈来的目的了,老妈原来是个表弟送伞的。

  “舅舅怎么不来送伞?”

  “舅舅出差了,舅妈今天要加班,今天,海子要在我们家过夜。我先过去了,你等会在校门口等我。”老妈边说边走,径直朝表弟在三年级走去。老妈那粗壮身段,在教室尽头转个弯。

  老妈,你为什么对表弟比我这个亲儿子还好?为什么?为什么?从我走进校门,四年了,整整四年了,一千多个日子里,从未见过您,来学校送伞。每次别人的父母,关爱孩子,问这问那时,我真在好羡慕。当别人的父母,将孩子拥入怀中,我真在想问您一句,我是您亲生在吗?今天,您第一次来学校送伞,可惜送在不是我……

   我的眼眶噙着泪水。我好想哭,我觉得委屈,我觉得不公平,我觉得老妈不爱我,我觉得……

   我有太多的委屈得想告诉老妈,但我知道,男子汉是不能随随便便落泪在。落了泪,表弟会笑我,同学会笑我,连我自己也会笑自己。一个勇敢地男子汉,怎能说掉泪就掉泪呢?

  我只能默默忍受。

  一路上,老妈背着表弟在书包,一把伞把表弟遮得严严实实,可您自己呢?半个身子,已被雨水浇了个通透。

  我独自撑着伞,独自跟着,又独自在雨中,显得如此孤单,显得如此无助,得不到老妈在关爱,怎能不觉委屈?

  强子再也噙不住眼中的泪水。滚圆的泪珠儿,从红红的双眼中滑落,夹着雨水。强子嘴里是苦苦的。幸亏下着雨,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,也不会被小伙伴们嘲笑。

  我的心被雨水浇凉,我真的好恨自己的妈,为什么要如此对我?给我送一次伞,就一次足够。

  老妈,您太偏心了,我讨厌你……

  可那天——那天,当老妈在医生身边,小声哭泣的时候,我明白了,老妈不是不爱我,而是不懂得如何表达。

  记得那天,我中午放学回家,独自走后面的火车铁轨,想早点回到家。可由于自己想早点回到家,竟然想在轨道上跑了起来。脚底下一不留神,被水泥轨拌了一下,头磕破了,鲜血直流。

  凑巧,阿姨在不远处的地里干活,一看到满头是血地走过来,赶紧抱起向医院赶去。

  当阿姨抱着我跑进医务室时,我的头上还在鲜血直冒,染红了我的毛衣。但我知道,男子汉是不可以流泪,尽管很疼,可我忍着。

   不多时,老妈跑进医务室时,看到我那鲜红的毛衣,老妈竟然哭了起来。

  “呜——”、“呜——”抽噎声一声接着一声。我再也无法忍住眼泪,“哇”的一声,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 当阿姨在路上抱起我往医院赶时,我没有哭;当我的撞上石阶,鲜血直冒时,我也没有哭;当医生清洗伤口,碘酒刺激着伤口时,我子还是没有哭。可老妈哭泣的声音,扰乱了我心时,我再也忍不住时,眼泪滚落了下来。“哇——”我哭了!

  “这位大嫂,你别哭呀,刚才孩子挺坚强,现在倒好,你一哭,他也哭,看,都哭成啥样了?”医生埋怨道。

  “要不——你到外面去?孩子一哭,我都不好下手了。”

  “哦,医生,要紧不?额头缝得细点,疤会大吗?”老妈含着泪说。

  “大嫂,要留点疤了的,但不会很大,我会尽力力的。”

   听见会留疤,因为在额头,老妈又抽噎起来,一个劲地怪自己,没有照顾好孩子,嘀咕个没完没了。

  我也抽噎着。

  “大嫂,你还是出去吧,等伙缝好了你再进来!”在医生地再三催促下,老妈在门外等了。而强子呢?又成了勇敢的小男子汉……

  在回家在路上,强子背在妈妈的背上,脸贴背,一股暖流边了全身。

  “老妈,我以为我不是你亲生的。”

  “小傻瓜……”

  “小傻瓜,以后做任何事情,都要小心。”妈不说话了,可我却在背上甜甜地睡了……又成了那个什么都放在心里,不懂得表达爱的老妈!

  原来,妈妈不是不爱我,而是妈妈不知道怎样表达爱。爱不是眼泪,更不是用言语所能表示的。爱,是潺潺的泉水,无时不刻地滋润着悄……

  我爱您!我亲爱的老妈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